舌頭的習氣

秀峰禪院
28/10/2014

韓國清心法師 2014年於秀峰禪院之分享

我於華溪寺出家,修行了約一年後,有一天,總務法師跟我說:「夏安居完結後,你去當崇山大禪師的待者。」我當時十分震驚,因為對我來說禪師是高高在上,不是常常能親近的。我說:「我不能做禪師的待者!我什麼也不懂。」但總務法師只是說:「沒有問題,你可以做到的。」成為待者的第一天,我到禪師的房間向他頂禮。禪師很熱情、很高興的跟我說:「不用擔心,没有問題的。放輕鬆點。」

最初成為待者時,我十分緊張,因為我什麼也不懂。當時有另一位法師和我一起,並教導我如何做待者的工作,但她不久便離開了,只有我一位待者。最初,當禪師要和其他法師外出時,會讓我留在寺院。大概一個月後,禪師跟我說:「今天你和我們一起外出午餐,你準備一下。」那是我第一次跟禪師外出。我們到了一間餐廳,當時還有大真禪師、大峰禪師和其他居士。我感到很不好意思,只是坐著,望著面前的桌面。過了一會兒,食物出現在我面前,於是我只是吃。那是我第一次吃芝士奄列,覺得它的味道很有趣,不是辣的,也不是咸的,只是很油膩的。我當時心想,如果下一次有機會點菜,不會再點這食物。如果像平常吃飯時,可以喝一杯中國茶,那多吃一點也没有問題。但那天只有芝士庵列,没有茶,吃完午餐後覺得胃很漲,有點不舒服。

過了幾天,禪師跟我說:「今天午餐我會特別為你點食物,你喜歡什麼食物,告訴我,我為你點。」我說:「是!是!」大約一小時後,禪師又跟我說:「今天午餐我會特別為你點食物,你喜歡什麼食物,告訴我,我為你點。」同一番話,說了兩遍。然後,我們去到跟上次同一間餐廳,禪師說:「今天我會特別為你點食物,你喜歡什麼食物,你從菜單中選。」第三次跟我說同一番話,很奇怪。大峰禪師拿著菜單給我介紹,於是我決定點一款大峰禪師推介的食物。然後,待應來問我們要點什麼食物,大禪師對他說:「啊!麻煩你,七份芝士奄列。」我旁邊的大峰禪師聽見後也很奇怪。一面吃著奄列,我一面在想:「為什麼說了三遍要讓我自己點,但最後都是點同樣的奄列?以後不要再問我了!」之後的一段日子,每次出外吃飯,禪師也還是點芝士奄列。吃了很多次以後,我已習慣了芝士奄列的味道。

由於大禪師有長期病患,當時他的身體狀況不太好,但即使如此,禪師仍然堅持按著安排了的日程出國弘法。因此華溪寺住持法師決定我要跟隨禪師出國,以便照顧。那是我第一次乘飛機,當時去了美國大約一個月。在美國時我們每天都會出外吃午餐,但永遠都是吃芝士奄列。但因為已經吃了很多次,已經知道它的味道,甚至開始享受它,覺得它的味道也不錯。

之後,我跟著禪師去過很多不同的地方:美國、歐洲、香港和其他亞洲國家。最初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總是要吃芝士奄列,亦不喜歡它的味道。慢慢地,我發覺這可能是對我的舌頭習氣的訓練。韓國人很喜歡吃泡菜、辣醬等,吃飯不能没有這些醬料。我看見一些韓國出家人,他們出國時都要帶備很多泡菜和醬料。但大禪師從來不帶韓國食品出國。他去到每一個地方,便吃當地的食物。大禪師幫助我訓練舌頭的習氣,讓我戒除了對泡菜的依賴。因此,無論我去到那裡,我對食物都没有問題。

感恩崇山大禪師的教導!

(法師簡介:清心法師是韓國人,於1995年遇見崇山大禪師,隨後出家,並於韓國華溪寺國際禪中心修行。一年後,法師被委派為大禪師的待者,隨後經常跟隨禪師到世界各地弘法。禪師於2004年圓寂後,法師繼續留在華溪寺修行至今。)

筆錄:月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