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念妙智法師

秀峰禪院
30/11/2011
懷念妙智法師
國際觀音禪院導師妙智法師在2011年11月4日於美國紐約圓寂。她自1976年起開始追隨崇山禪師,並於1990年出家,在首爾國際禪中心受訓,她自1995年起出任紐約曹溪寺的住持。妙智法師今年3月曾特地來香港支持秀峰禪院的籌款活動,實為難得。

以下是她在於2001年接受崇山禪師印可時的開示。

[禪杖高舉過頭,打在桌上!]

空是滿,滿是空。

[禪杖高舉過頭,打在桌上!]

無空,無滿。

[禪杖高舉過頭,打在桌上!]

是空,還是滿?

喝!

韓國的天空是藍色,美國的天空也是藍色。

即使是小時候,我不論做什麼,經常覺得有一種空虛的感覺。其他孩子參加跳舞班,我想:「可能這是我想的。」所以我也參加跳舞班,但那其實不是我所想的,其他人學鋼琴,我想:「這可能是我想要的。」但那也不是我想的,其他人有興趣的活動,都不是我想要的。

我的父親和祖父都是基督教教士,我是在像教會的家長大的。但我並非百分百相信,因為我對所有事情都有一種空虛的感覺。我不斷追尋,但沒有東西可以令我滿足。我的問題是:人們說是對的,為何我感到疑惑?為何我感到空虛?我移居北美後,加入了天主教會,談戀愛,但我仍舊問自己,為何仍覺得空虛?

其後,我遇到一位比丘尼,我問她:「什麼是佛教?」 她答道:「一切唯心造。」聽到後我心中激動地說:「這就是了!」就是那位比丘尼教我修行和禮佛,一天她致電給我說:「有一位大禪師今天來我們的寺院,你一定要來!」我於是放一切去那處,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崇山禪師。

當時我的工作很忙,每天工作時間很長,所以他要求我在午夜用功,如果只是坐,我一定會睡著,於是我每晚從午夜十二時至二時禮佛,我睡得很少,但卻精力充沛,不知是從何而來。今天我再不感到空虛,就是憑著這修持,空虛填滿了,事情也變得清明。這修持就是我的老師。

現在我沒有錢、汽車、房子,甚至頭髮!但我不再空虛,而是充實了。

[禪杖高舉過頭,打在桌上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