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等

秀峰禪院
27/05/2010

秀峰禪師

當佛陀誕生時,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說:「天上地下,唯我獨尊。」這是平等嗎?為何佛陀說:「唯我獨尊」?

梁武帝問達摩:「大師東來,如何是聖諦第一義?」達摩答道:「廓然無聖。」

佛陀的教法和達摩的「廓然無聖」,所指的都是「元點」,即是在好惡和你我生起之前的世界。我們禪院的教法就是,當你證入了這點,你會怎樣用這點去救渡世界?如你證入了平等,你會如何運用平等去幫助這世界?就算你明白了平等,只是明白不能幫助這世界,不能幫助這人生。所以古語有云:「一行勝萬言。」如你有思維,你的心和我的心便不一樣,所以你說好,我說不好,你說喜歡,我說不喜歡,父親說好,兒子說不好。

在美國,如你問小朋友問題,他們第一個反應是:「不」。而在韓國,如你問小朋友問題,他們則會說:「是」。那個國家的人教小朋友的方法才是正確?韓國人會說:「說是,因為我們尊重父母和長輩。」美國人則認為:「我們熱愛言論自由,我們愛民主,我們愛說不。」世界一半的人說是,一半人說不,平衡了。但這不是平等。

佛陀說:「天上地下,唯我獨尊」,背後的意思是「我與這宇宙從不分離。」 天上地下,我是聖,我是樹,我是海洋,故經中有云:

水山山水水山空
山水水山何曾轉
山山水水各珖然

當中的意旨是,首先證入完全的平等,山是水,水是山,下一步是兩者皆空,山、水、好、壞、喜歡、不喜歡,其實沒有意義,最後山是山,水是水,各司其職。

你的左眼和右眼是平等的,但它們也是分開的,然而並非重要。那什麼是重要呢?天是藍色,樹是綠色。如我們返自本性,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,自會正確地運作。如果我們沒有返回原本的職責 — 即平等的境界,那我們便不能明白我們的職責。當你有思維,你的心和我的心便不一樣,如你切斷思維,那你的心和我的心便是一樣。如你百分百保持不知的心,那你便返回了元點,所以不知不是什麼都不知道,「不知」是「元點」,「元點」名為「不知」。換言之,平等即是「不知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