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取得修行的平衡?

祟山大禪師回答學生的提問

在禪院的日常運作期間,有很多人會因為很多責任,擔憂和突發的事情而感到疲累不堪。他們會覺得:「我不喜歡這樣,我不想修行了。我不想做我的工作。」我們稱之為「退心」。我們應該怎樣?
大禪師

試想想你有一個小孩,他有很多問題。在晚上他會哭,撒尿,到處亂爬。如果你懂得如何照顧他,就已經很不錯。所以禪院就是你的小孩。如果你覺得這小孩不屬於你的話,「我不喜歡這樣」的心便會出現。因此,若你能夠明白你原本的職責是甚麼?你自然會對這個世界和一切眾生有個責任感,那麼「退心」的念便不會生起。如果你執著自己的環境、處境和意見,這個念便會生起。

我在韓國的時候,我沒有任何問題。我是禪師,所有人都很照顧我的起居飲食。一切都沒問題。但我來到美國,沒有錢,所以要在洗衣店工作。這裡沒有人知道我是禪師。我只是洗衣工人,四處奔走,收集及清洗髒的衣服。到了晚上,我全身都疲憊不堪,但我仍然繼續修行。

有些老一輩的僧人來到美國工作後,覺得很困難。他們工作後,衛因為太累而沒有精力去修行。所以我們的發心很重要。在韓國,我從來不需要付出這麼大的勞動力,洗衣店的工作是 12 小時,而不是 8 小時。雖然工作很辛勞,我依照會早晚禮佛和念誦。如果我不工作,我便沒錢交房租和買食物,而這是我的工作。

因此方向是很重要的。如果你的方向不清晰,退心便會生起;如果你的方向很清晰,它永遠都不會生起。就算你將快死去,死也不是問題。所以我們要修行,如果你修行能量不夠,退心便會生起。因此,每天正確修行是很必需的。

這個初夏的時候,我在往法國前,身體很不適,呼吸很困難,有一晚幾乎死去。前往法國期間有很多問題發生:人龍很長,又有很多行李,所以我又再病發。我的身體沒有能量。糖尿病沒有太大的身體痛楚,就只是沒有能量,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。在這一刻,「我不在乎我的身體」的心便生起。因此,如果你的思想不被你的身體狀態控制的話,你就會有能量去幫助其他人,甚至你的禪中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