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禪

一天早上,一位學生問崇山禪師:「坐禪的時候,我們如何控制思維?」

禪師回答:「如果你執著思維,你的修持和你的思維是不同的;如果你不執著思維,思維就是修持,修持就是思維。這就稱之為只是修持。」

這位學生再問:「什麼是只是修持?」

「當你剛剛開始駕車時,你的視覺和聽覺都不能分心,否則你便會撞車。但經過許多練習以後,當你駕車時你可以談話,可以看很多東西,聽著收音機也沒有問題。談話和看風景成為只是駕駛。你的看、聽和說是無所執的。禪也是一樣。「只是禪」包含走路、吃飯、睡覺、説話和看電視。這些都成為不執著的思維。這便是只是修持。」

「什麼是執著的思維?」

「假如你執著你的思維,當你駕車時你會駛過停止指示牌,然後收到一張罰款單;你會駛過中間的行車線,然後撞車;你會想著要去紐約,卻走了到波士頓的方向。如此,執著思維會導致苦難。」

學生說:「非常感謝你!我完全明白了!」

「既然你已經明白,那我問你:思維和不思維是不同的?還是相同的?」

「當我口渴時,我喝水。」

「非常好!喫茶去!」